好莱坞尺度最大的亚裔女星非她莫属

2019-08-21 11:00:11 围观 : 146
网址:http://www.azzmat.com
网站:皇冠体育

  1982年,黄阿丽出生于旧金山的太平洋高地社区,这里因能一览金门大桥和旧金山湾而闻名。她的本名叫做亚历珊德拉·道恩·王,是家中四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——比家中老三小了整整10岁。

  而与传统浪漫喜剧不同的一点是,黄阿丽表示在《可能还爱你》中,她根本不想让她饰演的女主角,在造型上来个俗气的“大翻身”,“这个角色就应该从头到尾都戴眼镜,这在浪漫喜剧中是不常见的,一般这种片儿最后,女主都会摘下眼镜惊艳众人,我才不摘呢。”

  这种脚踏实地的理性,和对实用性的执着也延伸到了黄阿丽的世界观中,因为她说她的好运和随之而来的公众形象提升并没有影响到她。

  她的下一部作品是备受期待的DC漫改超英电影《猛禽小队》,“小丑女”玛歌特·罗比主演,黄阿丽将饰演卡桑德拉(新人埃拉·杰伊·巴斯科饰演)的母亲,这个角色受到了犯罪大师“黑面具”(伊万·麦克格雷格饰演)的威胁。

  从19世纪中叶开始,美国政府开始颁布各式各样针对华人的法案,1875年,美国国会颁布了佩吉法案”(Page Act),规定“妓女不得入境”,而又声明“所有中国女性都有可能被认定为有卖淫嫌疑,除非另可证明”。

  亲吻基努·里维斯只是个餐前的开胃菜,让我们在更多作品中,期待着这一位演员、编剧与母亲,给观众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吧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“兰道尔和我一起写了这个故事,我认为食物是表达自我观点的非常好的方式,这就好比喜剧也是表达观点和声音的方式,两者其实是一样的。”

  说到亚裔女性在美国影视作品中的传统形象,这要从历史讲起。在美国历史中,传统亚裔女性的形象是被种族化、也被性感化了的。

  黄阿丽此前曾在对《纽约时报》的采访中提到,当她以为基努时间冲突无法进组的时候,想到了邀请其他亚裔男星来出演片中与她劲爆的吻戏,包括梁朝伟、印度裔美国导演M·奈特·沙马兰,以及菲律宾裔美国演员马克·达卡斯考斯。

  如果你看过这两年非常火的美剧《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》,被女主角在脱口秀届的打拼历程感动过的话,那么黄阿丽可以说是亚裔版的“麦瑟尔夫人”了。

  2014年,黄阿丽参演了ABC的医疗剧集《黑箱》,还客串过几集上文提到过、同为喜剧女演员的艾米·舒默打造的《艾米·舒默的内心世界》。

  她在脱口秀舞台上与影视作品中夸张的表演,大胆到让人咋舌的言辞,也许并不符合传统意义中“美女”定义的外貌,让人刮目相看,也搅乱了观众们对于亚裔女性的刻板印象和文化期待,谁说她们不能大大方方的聊性行为呢。

  在片中与基努激吻的女主角黄阿丽,这个名字在电影届虽然还稍显陌生,却在脱口秀节目中独树一帜,她以大胆的风格、对性肆无忌惮的调侃和极具辨识度的外型脱颖而出,让人看她节目的时候不仅频频脱口而出,“这她也敢说!”

  2017年,在全美所有电视台上播出的美剧中,只有4%是由亚裔演员主演的(比如《明迪烦事多》的女主角敏迪·卡灵是印度裔),和美国当下亚裔人口所占比例完全不符。

  在现实中,黄阿丽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单调乏味的生活。她拥有幸福的婚姻,丈夫Justin Hakuta是一名哈佛商学院MBA毕业的企业家,从事医药保健品领域的工作,两人在2010年的一次朋友婚礼上相识,2014年正式结为连理。

  《可能还爱你》由Michael Golamco、黄阿丽以及兰道尔·朴共同编剧,黄阿丽与兰道尔已经相识超过16年了,他们是在共同的母校UCLA中,兰道尔创办的一家以即兴表演为基础的戏剧公司相识的。

  而横空出世的黄阿丽,则重新定义了舞台上的“亚裔女性”——这和我们以往看到的真不一样。

  二战结束后,亚裔女性形象大体分成两类,要么是“莲花宝贝”(Lotus Blossom),要么是“龙女”(Dragon Lady)。

  黄阿丽玩笑道,“我有一半中国血统,一半越南血统,所以我们总是开玩笑说我们承包了整个亚洲。”她此前还在自己的脱口秀节目上提到过,自己和丈夫间为什么这么合拍,因为“可以共同吐槽韩国人”……

  在今年北美浩瀚如星海的电影中,有这样一部浪漫喜剧吸引了观众们的注意力——5月31日在Netflix上首播的《可能还爱你》,由《蚁人2》中的搞笑警察兰道尔·朴主演

  影片讲述了身为厨师和餐厅经营者的莎夏(黄阿丽饰演)在她婚礼前夕,重新遇到了她青春期最好的朋友、同时也是暗恋对象马可(兰道尔·朴饰演)的故事。

  于是她推出了两部Netflix的喜剧特别节目:2016年播出的Netflix《黄阿丽:小眼镜蛇》,以及去年播出的《黄阿丽:铁娘子》。

  2000年黄阿丽高中毕业后,开始了在UCLA大学“美籍亚裔研究”专业的本科学习,上学期间,她发掘了自己对于表演的热爱,也参加了各种表演类的项目和夏令营。

  前者指的是孱弱、魅惑、具有性吸引力、被动、顺从(特别是对于白人男性)的形象,最核心的词汇是“无力”;

  而在1882年签署“排华法案”之后——该法案规定华工在10年之内不可以来美国,已经在美国的没有资格获得公民身份,不能结婚和成立家庭,它是在美国通过的第一部、也是唯一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(多说一句,这个法案直到2012年才被废除……)。

  “在怀孕期间录制《小眼镜蛇》其实不算是非常专业的决定,更像是针对个人精神的决定。在我生下第一个孩子以后,在那一瞬间我心里想的是,’我不想让她感受自己被冷落了’,所以我又给她带来了一个人生伙伴。”

  “那个时候,那里的环境对女性还不算友好,有很多人对我也不友好。”她回忆道。黄阿丽发现了自己对表演的激情,她解释说,“我搬到纽约,离我家人很远的地方,第一次经历了冬天。”

  莲花宝贝和龙女这两个概念完全相反,却在合在一起时,“物化”了亚裔女性,让她们失去“人性”。

  2011年开始,黄阿丽接连在《今夜秀》《囧橄榄纽约脱口秀》与《喜剧地下秀》等节目中亮相。

  黄阿丽参与过动画片《无敌破坏王2:大闹互联网》《乐高幻影忍者大电影》《愤怒的小鸟》等影片的配音工作;她配音的Netflix动画剧集《鸟姐妹》,今年5月首播后,只播了一季就被砍了。

  2016年开始,黄阿丽成为了ABC情景喜剧《美式主妇》卡司中的一位成员,她的最新作品是和老友兰道尔合作的Netflix电影《可能还爱你》。

  “我很穷,非常孤独,而且没有朋友。有时我都不相信自己会坚持下来,但是我很高兴我做到了。”

  既不需要以传统的性感“东方美”惊艳世人,也拒绝成为大小银幕上“亚裔形象”的刻板符号,坦荡、真实又随性的黄阿丽,还将继续用自己虽充满争议、但不会轻易改变的风格,在无论电影、美剧还是脱口秀节目中,掀起更多风浪。

  “我只想向自己证明,我的孩子不会成为我成功道路上的阻碍。”黄阿丽解释说。

  她的父亲Adolphus Wong,是成长在美国的华裔,在保险公司上班;而她的母亲Tammy在上世纪60年代、十几岁的时候从越南移民美国,如今在家做全职主妇。

  经过多年的积累和勤奋表演,同时也开始对编剧工作进行尝试之后,黄阿丽认为是时候纪念她过往喜剧表演的高光时刻了。

  2012年,黄阿丽在奥利弗·斯通的《野蛮人》中,献出了自己的大银幕处女作首秀,和本尼西奥·德尔·托罗、萨尔玛·海耶克等人对戏,在电影《追星》也有出演。

  2004年本科毕业后,时年23岁的黄阿丽开始了自己身为脱口秀演员,表演单口相声的职业生涯,她随后从洛杉矶搬到纽约,最多可以一个晚上在咖啡厅、酒吧和俱乐部中表演9场。

  “龙女”是指危险、不可信任、善于控制人、利用性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,就是“黄祸论”的女性版,她们对于西方来说是充满威胁的,这样“仇视外国人”和“殖民主义”才站得住脚。

  只不过她讲段子的尺度是麦瑟尔夫人的5倍,野心是她的10倍(麦瑟尔夫人毕竟还有个一直鞭策她的助理),而考虑到人种问题,要论成功的难度,可能是对方的100倍吧。

  彼时黑奴制度已被废除,华人变成了廉价劳动力,威胁到了当地白人工人的工作机会,美国社会对于华人的仇恨与恐惧之情与日俱增。

  在当时的历史大环境下,华裔女性的身份空前低下,在性方面也占据着不道德的地位。

  “有时在这些电影里看到一些家里蹲的人,你会觉得他们太卡通化了,他们总是看上去汗津津的,而且非常悲伤,每个人看到他们第一反应都是,’谁愿意和这个人交往?’”黄阿丽大声地笑道。

  黄阿丽光明正大(有时候画面感甚至过于强烈)地聊性、女性、亚裔、母亲身份等话题,这在亚裔女性中几乎是闻所未闻的。

  身高1米6的她真正引起人们大范围的注意,是因为她和切尔西·汉德勒在戏里戏外的合作——2012年NBC的《切尔西深夜秀》,和同年播出的《我用青春买醉》,后者是一部根据汉德勒回忆录改编的情景喜剧。

  “他有一半菲律宾血统,一半日本血统——他会吃猪蹄这种奇怪的食物(别说了,饿了),同时他每年夏天都会去一次日本。”

  基努在拍摄《疾速追杀3》期间,抽出4天来完成了在《可能还爱你》中戏份的拍摄工作,为了适应他的日程,他在片中的所有场景都是在旧金山拍的,而不是影片摄影棚的大本营温哥华。

  拍摄“小眼镜蛇”期间,黄阿丽正怀着第一胎,而且胎儿已经7个月了;而拍摄“铁娘子”的时候她正怀着二胎,也是7个月。她大着肚子,戴着眼镜,在舞台上肆无忌惮开车的形象,也让许多粉丝咋舌——原来这个女人可以这么猛。

  如果你看过黄阿丽的脱口秀节目,你会发现她敢于在台上聊自己曾经流过产(知道流掉的是双胞胎的时候还悄悄松了口气)、母乳、剖腹产等这些以往“登不得大雅之堂”的话题,还能赤裸裸地分享性爱中的各种“趣闻”而毫不避讳。

  然而,反复表演帮助黄阿丽磨练出了坚持不懈的性格,以及充满个人魅力的喜剧表演方式。这些表演内容经常比较污,但是却融合了她本人的视角,而非根植于她的性别和种族。

  “很多时候我要当着我偶像的面在舞台上吃东西,有几次我在表演单口喜剧的时候晕倒了,因为那个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,台下一片沉默——以至于观众都不想看我,因为他们都替我感到尴尬。”

  这些艰难的经历,使得她在奋斗的时期保持着节俭的习惯——她和其他六个室友共享一间复式公寓,每天晚上的9场表演薪酬非常低,甚至是没有薪酬,从晚上7点到凌晨2点每天如此。这段经历对她至关重要,也奠定了今天的黄阿丽。

  长达几十年以来,美国影视作品中的亚裔女性,大多离不开这两种形象,而本来影视剧中的亚裔就相对来说很少见——

  这部浪漫喜剧备受欢迎,是《初来乍到》和《23号公寓》制作人南娜琦卡·克汗的电影导演处女作,聚集了一众亚裔演员们,里面还有黄阿丽与基努·里维斯的激情吻戏!

  也是同年,她成为了美剧《初来乍到》的编剧,这部情景喜剧由兰道尔·朴和康斯坦斯·吴主演,兰道尔后来演了《海王》和《蚁人2》,而吴恬敏更是成为了去年在北美大热的《摘金奇缘》女主角。

  18世纪末19世纪初,当华人首次移民到美国去“淘金”的时候,当时的移民政策并不欢迎华人,更不可能让华人女性在任何层面上获得一丁点话语权。

  她专注于自己的工作,甚至并不会让自己的个人生活来阻碍自己的计划,值得一提的是,她和她的丈夫已经建立了一个家庭——这两档节目都是在她怀孕时录制的。

  《初来乍到》聚焦美国华人社会,根据美国华裔法学博士黄颐铭的同名回忆录改编,讲述热爱嘻哈文化的他和家人是如何融入美国社会生活,“初来乍到”的他们,必须直面美国文化对他们的冲击。

  黄阿丽说到,“它们都是讨论和表达真实性的方式。我们希望我的角色莎夏拥有非常成功的人生,而兰道尔饰演的马可,我们希望他陷入人生瓶颈——虽然他人不错,但是陷入了人生的怪圈,”黄阿丽继续说道。

  “我一直想要表达有亚裔血统的男性对我的性吸引力,我第一次看《生死时速》的时候就知道了,我家里人和我所在的社区都知道基努有亚裔血统(来自他父亲那边),虽然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这一点”。

  尽管尝试了非喜剧类型的作品,黄阿丽仍然表示,她会对喜剧也是她的初恋保持忠诚,并且会继续制作她全新的单口喜剧日常节目。介于她对工作的热心程度已经被无数作品所证实,没有人会怀疑她这一未来计划。